被质疑的高端宠物克隆市场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南方周末》2019年8月29日   发布者:崔慧莹
热度0票  浏览7次 时间:2019年9月02日 12:09
有反对人工繁育的动物福利倡导者认为,克隆中使用的大量“代孕”母猫要承受痛苦;也有爱宠人士表示,在众多流浪狗、流浪猫无家可归的情况下,花费几十万元来克隆宠物是否有必要?

克隆猫“大蒜”主人黄雨为了纪念已经过世的宠物猫,选择克隆技术重启新的生活。(IC photo/图)(本文首发于2019年8月29日《南方周末》)

从长远来看,宠物市场的火爆、克隆技术的突破以及法无禁止的监管空白,正在催生一门“高端”宠物克隆消费市场。

宠物主人爱宠心切,愿意花重金“复活”自家宠物的愿望无可厚非。但克隆动物实验通常用于疾病治疗等科研领域,商业化克隆宠物是否合适,仍存争议。

在把宠物猫“大蒜”埋进公园冰冷的泥土之后,黄雨后悔了。他跑到几小时前刚种下小树标记的墓地,把爱猫的尸体又挖了出来,打算用25万元的克隆费,换这只两岁多的小猫“死而复生”。

从2019年1月9日“大蒜”去世,到2019年7月21日,负责克隆的北京希诺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希诺谷)宣布“大蒜”的克隆体已成功诞生,黄雨忐忑等待了193天。

而从2002年全球首只克隆猫CC在美国得克萨斯州出生,到2019年8月19日希诺谷宣布我国首例完全自主培育的克隆猫“大蒜”诞生,相差足有17年。希诺谷公司常务副总经理赵建平认为,国内对于宠物克隆的科研课题比较少、宠物市场较国外发展得更慢,是主要原因。

据南方周末记者不完全统计,目前全球至少有三家公司从事商业化的宠物克隆业务,分别是美国宠物克隆公司ViaGen Pets、韩国秀岩生命工学研究院(Sooam Biotech),以及中国的希诺谷。

其中,2018年4月9日,韩国秀岩生命工学研究院与博雅控股集团共同出资,创立了中国首家全球化犬类克隆服务提供商——天津博雅秀岩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雅秀岩)。几经联系,博雅秀岩婉拒了南方周末记者的采访。

从长远来看,宠物市场的火爆、克隆技术的突破以及法无禁止的监管空白,正在催生一门“高端”宠物克隆消费市场。

然而,随之而来的质疑亦不少。有反对人工繁育的动物福利倡导者认为,克隆中使用的大量“代孕”母猫要承受痛苦;也有爱宠人士表示,在众多流浪狗、流浪猫无家可归的情况下,花费几十万元来克隆宠物是否有必要?

“大蒜”的复活

黄雨想要复活“大蒜”的执念,出于一种愧疚。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大蒜”出生在温州本地的一家猫舍,这只小公猫有7个兄弟姐妹,卖家说他选中的这只,最不喜欢跟其他小猫一起玩。

2016年10月23日,黄雨花了3000元把刚满两个月的“大蒜”带回了家,还给它取了一个“有味道”的名字,“当时觉得贱名好养。”此后两年, “大蒜”每晚都陪着他。

悲剧是有先兆的。2019年1月6日,“大蒜”出现呕吐症状,黄雨并没发现宠物因为尿道堵塞,已经无法排尿了。直到1月9日早上,呕吐现象仍未停,黄雨要忙生意上的事,只得拜托朋友带它去看医生。

“大蒜”死在了去医院的路上。

尽管黄雨还养着另外两只猫,但是在他心中,“大蒜”是特别的存在,“它很有灵气,跟它对视时,会觉得它不是一只猫,而是像个人一样。”

把大蒜“土葬”之后,他越发后悔,想起从微博上看到过克隆宠物狗的新闻,很快就从网上联系上了希诺谷公司。幸好冬天气温较低,被掘出的“大蒜”依然完好,黄雨把它放在冰箱里等待工作人员取样。付了5000元,工作人员带走了“大蒜”腿上的一块皮肤组织,连夜赶回北京。

但正式克隆需要花25万,考虑了一个多月后,黄雨还是想让“大蒜”回到身边。他没提前跟父母商量,也没在意朋友的反对,一意孤行就做了。

克隆并非100%复制

从1997年英国科学家宣布成功培育克隆羊“多利”(Dolly)以来,科学家对其他哺乳动物的克隆研究从未停止:克隆牛、小鼠、克隆猪、克隆兔、骡子、鹿和马……到2017年11月27日,世界首个体细胞克隆猴在中国诞生,人类已成功克隆近二十多种哺乳动物——除了禁止克隆人以外,克隆什么动物都可以,日本的一个科研团队甚至在2011年提出借助克隆技术复活灭绝动物的“猛犸象复活计划”。

中国科学院广州生物医药与健康研究院研究员赖良学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克隆技术原理大体相同,但由于物种之间存在生理差异,每一个物种的克隆涉及的关键技术细节存在差异。

此前,克隆猫的技术仅有美国和韩国掌握,国内科学家要培育克隆版“大蒜”,许多操作要领得自己探索。在克隆猪领域深耕多年的赖良学,帮助希诺谷实现了克隆狗、克隆猫的技术突破。“关于克隆猫的研发实验是从2018年8月正式启动的,之前也有多项预实验,但没成功。”

黄雨说,他不知道“大蒜”会成为国内第一只克隆猫。“大蒜”克隆体顺利诞生一周后,希诺谷发给他一条十几秒的视频,黄雨捧着看了两三天。

看到网络上有人质疑,公司可能拿一只外观相似的猫来骗黄雨,黄雨之前也担心过,怕克隆体长得不像“大蒜”,没有“大蒜”的灵气。实际上他也发现了——之前“大蒜”下巴上的一块黑色色块不见了。

宠物主人应该知道,克隆并非100%复制。赖良学解释说,携带DNA的供体细胞细胞核会被注入到其他卵母细胞中,而卵母细胞中所含的细胞质也会携带DNA,而且在代孕动物怀孕过程中,外界的环境也会影响基因的表达,这些不确定性都可能影响到克隆体的外貌和性格。

在2019年8月19日,黄雨第一次见到了大蒜,“亲眼看到它后,我反而释怀了,我知道它就是‘大蒜’。即便有点儿变化,我也欣然接受。”

克隆宠物还是极小众生意

因为肿瘤复发,昏迷躺在诊疗台上的腊肠犬“豆豆”已经18岁了——换算成人类寿命,已近126岁的高寿。2019年8月26日,南方周末记者在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院见到“豆豆”时,它的主人正为是否继续手术治疗而踌躇。

作为“豆豆”的主治医生,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学副教授钟友刚平均每天要看20只宠物“患者”,转到他们医院的大多都是疑难杂症,生离死别的故事每天都在发生。

“如果主人实在因为宠物离世而特别悲伤,我会告诉他们有克隆犬这个选择,也不是所有去世的都会说,比例大约在10%,其中真正选择保留细胞考虑克隆的,1%都不到。”钟友刚说。

赖良学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大蒜”的孕育过程跟多利类似,通俗来讲就是取到宠物身体样本的细胞核,放入到另一位“捐赠”者的去核卵细胞中,通过电脉冲刺激使之体外融合,并发育成胚胎,最后将此胚胎放入到另外一只代孕猫体内。

作为国内为数不多参与宠物克隆项目的研究者,赖良学和钟友刚都参与了克隆犬与克隆猫的项目。如果说赖良学负责更“上游”的细胞核培育,形成胚胎,那么钟友刚更像为“大蒜”顺利降生保驾护航的产科医生。

世界上第一例体细胞克隆狗诞生于2005年,当时韩国科研团队在实验室克隆出名为“史努比”的阿富汗猎犬。2017年5月,希诺谷自主培育出中国首例体细胞克隆狗“龙龙”。据赵建平称,虽然“大蒜”是国内的第一只克隆猫,但从2018年开始,他们已经完成了近50只克隆狗。

克隆宠物的市场,与近年来宠物经济的持续走高分不开。由亚洲宠物展、狗民网、铃铛宠物共同推出的《2019年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显示,2019年中国城镇宠物犬猫数量达到9915万只,比2018年增长了18.5%。人均单只宠物犬年消费达6082元,宠物猫年消费达4755元。

无论在国内还是世界范围内,克隆宠物都是极小众的生意。南方周末记者检索发现,截至2018年2月,美国ViaGen公司宣布已克隆两百多只宠物狗和猫,而博雅秀岩官网显示,截至目前该公司已在全球范围内提供了1400多只克隆犬,同时提供细胞保存等多项服务。相比美、韩企业,成立于2012年的希诺谷公司是后起之秀。

据赵建平预计,希诺谷公司2019年营业额将达到2000万元,实现基本盈利。从订单来看,目前宠物克隆的客户主要来自北京、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等经济发展水平高的地方。

随着时代发展,克隆动物已经进入“寻常百姓家”,2009年1月28日,通过脂肪干细胞进行成功克隆的小狗。(IC photo/图)

争议克隆宠物

与多利相似,克隆猫“大蒜”有3个妈妈,一个提供基因,一个提供卵细胞,一个负责孕育,没有爸爸。尽管它们只是小动物,但作为一个生命,涉及生命伦理与动物福利的争议一直伴随着生殖克隆领域。

面对关于克隆而产生“道德伦理危机”言论,2018年,美国宠物克隆公司ViaGen科技研发部门的副总裁肖恩·沃克在接受CBS采访时曾表示:“我更愿意这样告诉你,克隆体和本体只不过是一对在不同时间出生的、基因相同的双胞胎。”

但他回避了一个话题,克隆一只猫或狗,需要饲养大量的动物来完成。根据媒体报道,2002年,科学家首次实验克隆猫时,制作了82个胚胎,只有一只猫顺利怀孕并生下CC;2005年,科学家给123只代孕母狗体内平均植入5-12个胚胎,最后只有“史努比”顽强活下来。

赵建平介绍,此次克隆胚胎共有40只,分别由四只猫代孕,其余三只猫没能成功怀孕,仅有一只猫成功出生。有消息显示,该公司至少饲养了上千只猫和狗作为实验动物,以选择性成熟、处在排卵期的个体来参与克隆。“如果动物太多了养在一起,也比较容易生病。”钟友刚说。

2009年,与韩国秀岩公司合作提供克隆狗服务的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公司BioArts宣布停止克隆狗。该公司的CEO Lou Hawthorne在公开信《我们不再克隆狗的六点原因》中明确提到,市场狭小、恶性的市场竞价、不可及的生命伦理及动物福利是主要原因。

2005年,美国反活体解剖协会(American Anti-Vivisection Society,AAVS)发起成立加利福尼亚州反动物克隆联盟(Californians Against Pet Cloning,CAPC)。他们认为,克隆会伤害动物的健康、导致狗和猫等宠物数量过剩,并于2005年与加利福尼亚州一名议员一同提案,立法禁止商业化克隆宠物。然而,一些议员认为这项法案的提出为时过早,最终这项法案没能通过。

提高效率,降低费用

宠物主人爱宠心切,愿意花重金“复活”自家宠物的愿望无可厚非。但克隆动物实验通常用于疾病治疗等科研领域,商业化克隆宠物是否合适,仍存争议。

“从法律层面看,克隆宠物不违反现有法规,因为没有特别的规定;科学技术也不困难,但可能造成泛滥;从伦理上讲,克隆小型宠物可接受,但毕竟违反自然法则,不应提倡和鼓励;而在安全方面,我们也不知道这种人工生物对动物自身和自然生物界会有没有什么累积危害。”中国实验动物学科领军人、中国医学科学院医学实验动物研究所所长秦川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对于一些网友提出倡导动物福利,反对宠物克隆的声音,赖良学说,“在宠物克隆这方面,全世界都没什么约束。当然有的人说,为了克隆一只猫,可能要用到其他的猫来提供卵子或者代孕,这对其他的猫肯定要造成一定的伤害。但在取卵或者是代孕时移植胚胎时,只有一个很小的切口,它的影响可能还不如一个绝育手术那么大。”

钟友刚正带领团队研究克隆猫和狗的卵母细胞体外培养技术,“动物医院做节育的猫的卵巢,我们取出卵子体外培养,培养成熟之后,我们就把供体的细胞核给移植了,就不用专门找活的猫来提供卵子。”

另外技术成熟也将提高克隆猫的效率,现在四十个胚胎只有一个成活,未来技术进步成活率提高,能够降低克隆动物的成本。

2009年,韩国一家克隆公司RNL Bio在提供15万美元的狗克隆服务时,宣布价格将在不久将来降至3万美元左右。十年后,克隆宠物的价格下降到了2.5万-5万美元左右,并且有望进一步降低。

从全球范围看,克隆宠物价格均不菲。不论品种与性别,希诺谷的统一定价为一只克隆狗38万,克隆猫25万,来咨询的人挺多,但真正下单的很少。定价是在参考国外定价的基础上,综合考虑中国消费者的消费能力确定的。克隆狗的技术比克隆猫更复杂,所以定价也更高。

“我预测可能无论克隆猫还是狗,会降低到10万元以内。”钟友刚说。

如果一切顺利,到10月1日,黄雨就能顺利领回自己的宠物猫了。“我会给它买新的玩具,新的猫窝,但心理上还是把它当作‘大蒜’来养。”黄雨说,“如果说会有什么不一样,那就是会更加珍惜它吧。”
顶:0 踩:0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上一篇 下一篇

欣宇时代

    拓松汽车户外网


    中国汽车绞盘网


    维金商务资讯网